欧亿2蓝冠平台
 
长沙银行系统漏洞成敛财工具?3人用外挂造4万非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2-24 17:52   

  在老百姓的心目中,银行是最受信任的金融机构,中国老百姓大部分的金融资产都放在银行当中。但最近却发生一起因银行系统漏洞而引发的恶性违法事件,有一家上市银行因存在系统漏洞成了他人的敛财工具。

  近日,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则裁定书显示,3人利用长沙银行系统的漏洞,短时间内开设异常账户4万多个,非法获利16万余元,3人最终均获刑。

  2019年2月间,经营软件公司的尚某等人将内含公民身份证号码、姓名、手机号码等信息内容及串码、一个固定银行卡号、Fiddler应用程序软件提供给司某、刘某,利用Fiddler应用程序软件能够拦截由长沙银行服务器向长沙银行APP(e钱庄)发送的数据校验结果、加挂银行卡信息、审核状态信息并加以修改的技术功能,使以相关公民身份提出的开设长沙银行线上II类银行账户(以下简称II类户)的申请在缺少“视频审核的业务流水号”、“证件上传成功”、“生成的视频流水号”等验证环节的情况下能够通过电子渠道开设长沙银行II类户,所开设的长沙银行II类户虽不能正常使用但可用以作为绑定账户开立具有办理限额消费和缴费、限额向非绑定账户转出资金等功能的他行III类户。刘某以此方法开设了80个长沙银行II类账户,非法获取人民币160元。

  2019年2月间,司某明知杜某(另案处理)欲以上述方法开设长沙银行II类账户,仍向其提供Fiddier应用程序软件并远程演示申请开设方法,以此获取钱款人民币8万元。另外,司某与杜某商议由杜某找人非法开长沙银行的卡并负责出售卡,赚到的钱每人一半,司某提供技术,杜某具体操作。司某与杜某通过销售上述非法申请的长沙银行电子账户共获利15万元左右,司某分得约7.5万元。

  长沙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司某与杜某商定,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规定,利用长沙银行系统的漏洞,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传输的数据进行删除、修改,短时间内开设异常账户4万多个,非法获利16万余元,犯罪后果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根据裁定书,司某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追缴司某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七万五千元。尚某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刘某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追缴刘某的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一百六十元。

  作为一家资产规模已逼近8000亿元的上市银行,长沙银行却因系统漏洞被人利用拦截软件非法开设账户,不禁让人对长沙银行风控系统的防御能力感到担忧。

  犯罪的人已受到惩罚,长沙银行也因违规遭央行处罚。2020年2月26日,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表显示,长沙银行存在为身份不明的开户申请人开立账户并提供账户身份信息验证服务、账户可疑交易监测不到位、线上正常开立的II类户中部分账户留存影像资料不完整三宗违法违规行为。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对其警告,罚款80万元。

  朱彬时任长沙银行网络金融事业部总经理,程中时任长沙银行信息技术部总经理。二人均对长沙银行为身份不明的开户申请人开立账户并提供账户身份信息验证服务、账户可疑交易监测不到位的行为负有责任。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对二人处以警告,并分别罚款8万元。

  据裁判文书网披露内容,长沙银行的系统漏洞并未给储户造成直接损失。但该行在消费市场上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观察到,据银保监会2021年12月30日披露,长沙银行投诉量位列湖南辖内城市商业银行(含民营银行)首位。2021年上半年,湖南辖内城市商业银行(含民营银行)投诉量的中位数为10.5件。其中,长沙银行154件,占湖南辖内城市商业银行投诉总量的56.20%。

  首当其冲是信用卡业务。据披露,长沙银行的信用卡业务投诉量位居湖南辖内城市商业银行(含民营银行)首位。湖南辖内城市商业银行(含民营银行)信用卡业务投诉量的中位数为0.5件。其中,长沙银行103件,占长沙银行投诉总量的66.88%。

  此外,个人贷款业务也是长沙银行被投诉的重灾区。据披露,长沙银行的投诉量位居湖南辖内城市商业银行(含民营银行)第二位。湖南辖内城市商业银行(含民营银行)个人贷款业务投诉量的中位数为6件。其中,长沙银行34件,占长沙银行投诉总量的22.08%。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梳理相关罚单发现,长沙银行近3年合计被开11张罚单,被罚总金额超300万。

  近期,长沙银行就因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被罚近200万。2月18日,银保监会网站公布罚单显示,长沙银行及其两家分支机构被罚,处罚事由均与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有关。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梳理长沙银行近一年股价发现,截至今年2月21日盘中,长沙银行股价报8.2元,相比2021年3月16日的高点11.02元,跌幅超25%。

  或许因股价低迷,长沙银行第四大股东湖南兴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业投资”)违反减持承诺,低于发行价套现超3000万元。2021年12月21日晚间,长沙银行披露的5%以上股东减持股份进展公告显示,兴业投资于2021年12月14日至17日通过集中竞价减持了400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7.83元/股—7.86元/股,低于长沙银行首次公开发行的股票发行价格7.99元/股,违反了减持承诺和减持计划。兴业投资通过上述减持,4天套现3137.70万元。

  而根据长沙银行上市时兴业投资作出的减持承诺,兴业投资在股份锁定期限届满后两年内,如确因自身经济需求,可根据需要以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协议转让或其他合法的方式适当转让部分长沙银行股票,减持数量不超过上市时其所持长沙银行股份总数的10%,减持价格不低于发行上市的发行价。

  不仅第四大股东违规减持,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还注意到,新华联石油持有的长沙银行近4700万股股权三次拍卖始终无人接盘。

  据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了解,法院拍品上拍流程一般最多有三个阶段。分别为第一次拍卖、第二次拍卖和变卖。如果最后变卖失败,法院不会再上拍。

  阿里拍卖网显示,新华联石油持有的长沙银行近4700万股股权一拍、二拍、变卖结束的时间分别为2021年8月24日、9月14日、2022年1月16日,拍卖全程无人出价。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相比于二拍时期,新华联石油持有的长沙银行近4700万股股权变卖价格已降低2212万元,变卖价格折合7.31元/股。而在变卖结束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长沙银行收盘价为8.01元。也就是说,拍下这笔股权,不考虑卖出时间限制的情况,立刻收益9.5%。在这种高收益的情况下,股权变卖仍失败,或许说明市场对于长沙银行后续股价表现并不看好。

  近日,长沙银行面向全国公开选聘行长的消息引起业内关注。据悉,这是该行时隔7年再次面向社会公开选聘高管。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长沙银行之所以再度选聘行长,是因此前的行长赵小中已于去年年末升任该行董事长。如今新一任行长即将到来,能否带给长沙银行更先进的管理模式,提升业绩、提振股价?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