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亿2蓝冠平台
 
惊!赔偿半个亿后 期货“工具人”被劝退!果然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2-13 14:20   

  公告称,经查询期货交易记录,公司期货交易员擅自将持有的合约进行平仓操作、出现较大投资损失的时间是2021年9月16日。

  2021年9月以来,生猪期货指数从16075点持续单边下行,2021年9月16日,生猪期货指数从开盘的14172点快速下探至13798点,公司期货交易员承受巨大压力,担心公司持仓合约发生强制平仓风险。当日上午,期货交易员在未向期货决策小组任何成员请示的情况下,擅自卖出共计902手生猪合约,并试图以更低的价格重新建仓,致当日产生实际投资损失约4422万元。而期货交易员向公司汇报上述事项,并承诺赔偿公司全部损失的时间是2021年9月27日。

  本次期货套保业务开展以来,在交易操作上,2021年8月底前,账户交易操作均有交易日报表进行审核确认,2021年8月24日分管副总已明确签署意见暂停操作,2021年9月1日公司决定转为实物交割后,账户已无须交易,故公司不再要求打印交易日报表进行审核确认,因此对期货交易员的交易行为并不知情。直到2021年9月27日期货交易员向公司汇报,公司才知晓相关情况。截至2021年9月30日期货交易员已将赔偿款支付至公司账户,未给公司造成实际损失。

  公告称,2021年9月中旬开始,因为期货、现货市场生猪价格均大幅下跌,期货交易员因对后市过度悲观,在没有公司平仓指令的情况下擅自对持有合约进行平仓卖出,试图以更低的价格重新建仓。最终导致公司账户总计亏损5510.53万元。直至2021年9月27日,期货交易员才向公司汇报相关情况,并承诺依据相关考核办法承担全部损失。

  公司在第一时间得知相关情况后,立即对期货交易员下发通知,要求其根据考核办法承担全部损失,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2021年9月30日公司全额收回了前述损失款项,从而未对公司造成实际经济损失。2021年10月份以来,公司一直未开展生猪期货套保业务。但公司因对相关事项存在理解偏差,未对该事项及时进行信息披露。公司已于2021年11月对期货交易员作出了劝退处理,近期也根据工作职责追究了期货决策小组和期货工作小组主要成员在此次事件中的相应责任。

  公告称,公司期货交易员支付到公司账户的补偿款系来源于其个人及岳父施雄飚自有及自筹资金。因筹措资金时间紧张,施雄飚于2021年9月29日向朋友王启辉(公司副总裁、原董事会秘书)临时拆借资金4105.00万元,于2021年9月29日占用其兄弟施延军(公司总裁、原董事长)原委托其支付给其侄子的抚养费595.00万元,之后通过转让其所持有的其他公司股票所得偿还对王启辉大部分欠款同时按照施延军委托支付其侄子抚养费570.00万元并归还差额。截至本公告日,施雄飚占用施延军资金的情形已经消除,对王启辉欠款尚未偿还余额为692.78万元。除此之外不存在实际来源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包括原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的情形。

  根据披露,公司期货交易员之岳父施雄飚,系持有公司3.45%股份的自然人股东,且施雄飚为公司前实际控制人施延军之兄,依据公司期货相关考核办法(操作人员必须严格按公司《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内部控制制度》进行相关操作。如果未按照公司制度要求操作的,业务盈利为正数,公司不予奖励;业务盈利为负数时,具体操作人员须全额赔偿),期货交易员违规操作给公司造成的损失理应由其赔偿,施雄飚基于其岳父的身份而并非股东身份,用自有及自筹资金帮助其女婿支付补偿款,此笔交易不构成权益性交易。

  公告称,公司深刻认识到,公司在期货套保业务内控制度的规定和执行上,还存在一些不足和瑕疵。一是公司进行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在期货市场建仓时未能根据市场行情及时进行调整,导致与公司一定时段内现货实际经营需求数量出现偏差;二是对期货交易员日常监督管控有待加强,需要对期货交易员的操作权限进一步控制和细化,同时加强对期货账户的监管检查力度,定期对期货账户进行对账和检查,及时发现异常和违规交易;三是对于公司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重要事项的会计处理有误或不及时且未能及时披露,需要相关人员加强业务学习,以保证及时准确披露相关信息。

  期货套期保值业务是公司初次接触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品种,由于对该交易品种的认识以及对其风险敞口理解不够深刻,简单的选取公司生猪采购环节来开展套期保值业务,习惯性的以现货思维的方式指导套期保值业务,故在2021年生猪现货及期货出现单边下挫的行情下,未达到套期保值的预期目标,给公司带来了深刻的教训。

  年审会计师意见称,经核查,认为公司对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建立了内控制度和风险管理措施,虽然因为期货交易员违规平仓操作给公司造成损失,鉴于已依据相关考核办法规定及时收到期货交易员支付的补偿款,避免了公司实际损失的产生,但仍存在以下内部控制缺陷:

  1。公司进行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在期货市场建仓时未能根据市场行情及时进行调整,导致与公司一定时段内现货实际经营需求数量出现偏差;

  2。对期货交易员日常监督管控有待加强,需要对期货交易员的操作权限进一步控制和细化,同时加强对期货账户的监管检查力度,定期对期货账户进行对账和检查,及时发现异常和违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