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亿2蓝冠平台
 
美国年度人口贩运报告是人权的“污名工具”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2-04 18:57   

  近日,美国国务院公布年度人口贩运报告,连续第21年从“上帝视角”对过去一年全球各个国家地区打击人口贩运的举措进行评估打分。不出意外的是,该报告再次“绘声绘色”地利用大篇幅对中国莫须有的“强迫劳动”进行批判指责,藉此将中国大陆纳入表现最差的“第三类国家”,同时将中国香港和澳门地区列为较差的“第二类观察国家”。借助这些缺乏依据甚至偏离事实的判断,美国意图再次实现对中国的“隔空抹黑”。

  自2016年特朗普执政以来,中美关系受美方的竞争心态影响而急转直下。美国政府开始系统性建构所谓的“中国新疆问题”,并将其作为对华施压的重要工具。华盛顿政客不遗余力地在国内外和联合国等各类场合对该问题进行炒作,美国国会也通过推动出台所谓“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提供策应。尽管相关指责始终缺乏可靠论据,也遭受国际社会的质疑和抨击,但该群体却“乐此不疲”。在拜登入主白宫后,这种趋势不减反增,成为缓和中美关系的重大掣肘。

  从这个角度上看,美国政府在此次年度人口贩运报告中首次把人口贩运问题和种族主义议题建立联系,其目的不言而喻。纵观该系列报告的历史发展,可以发现正是在中美关系恶化的2016年开始,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在该报告中被“强行降级”并维持至今。相比之下,近年来台湾地区的人口贩运及诈骗集团在土耳其、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地屡屡被捕,但在报告中却能始终稳坐状况最优的“一类国家”序列之中。

  也正因如此,年度人口贩运报告本身的合法性自始至终广受质疑。正如知名人类学家劳拉·奥古斯丁所述,这份报告的形成“仅仅依赖于中央情报局、警察和大使馆对全世界各种文化和社会情况的猜测”。各国政界与学界都认为,这个系列的报告应“一碗水端平”,以各国共同制定并接受的国际规则为标尺,而非基于美国政客制定的标准。

  那么,在这份由美国政府制定规则并昭告全球的报告中,美国自身又位居几何?对此,不少人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实际上,自2011年起,美国始终“信心十足”地将自己列为“一类国家”。即便是非法移民“遍地开花”,即便是乔治·弗洛伊德亡于警察“跪杀”之下,这种评估结果也一如既往地稳定。

  然而,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的,过去五年每年被贩卖至美国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仅2020年,美国就报告了超过11190起人口贩运案件。为纪念第一批有记录的黑人被运抵北美400周年,《纽约时报杂志》在2019年专门刊发评论员文章,对美国的种族政策进行了回顾,并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的繁荣是建立在榨取黑人劳动力的基础上”。在那个年代,每位美洲大陆的非洲裔非法移民背后所蕴含的,都是一个“妻离子散”的悲惨故事。

  在年度人口贩运报告发布之际,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如果我们真的要消除人口贩运,我们还必须努力打击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其他形式的歧视”。然而,考虑到过去美洲大陆上金矿中牺牲的无辜生命,联想到当前疫情笼罩之下美墨边境的混乱态势,布林肯的表述显得格外刺眼。

  2021年11月22日,联合国大会对于2010年7月通过的“联合国打击人口贩运全球行动计划”进行了重新审查评估。在会上,联大主席杜拉·沙希德表示,新冠疫情的全球扩散加剧了人口贩运的因素,并呼吁国际社会承诺加紧应对这种“卑鄙的犯罪”。在全球不平等要素逐步强化的当下,打击人口贩运问题这项“人类的顽疾”已是刻不容缓。

  为应对该挑战,中国长期不遗余力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早在2013年,中国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中国反对拐卖人口行动计划(2013-2020年)》,将打击人口贩运作为一项战略要务,并在接下来的几年内从国内外两个层面予以稳步推进。借助互联网和数字技术,中国在近年来有效提升了打击贩卖人口犯罪的能力和水平,并将应对人口贩运问题的“中国经验”推广至全世界。

  中美两国都是深受人口贩运问题困扰的国家,同时也是全球范围内有能力领衔对该问题进行治理的大国。两国摒弃成见,并通过沟通、协调与合作来引领全球共同应对这项本不应被政治化的问题,无疑是负责任大国的应有之义。对此,美国国务院此次公布的年度人口贩运报告显然没有开一个好头。(责任编辑: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