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亿2蓝冠平台
 
年内银行动用多元资本补充工具密集“补血”数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1-04 15:06   

  发行规模上,2021年以来上市银行通过一级资本外部补充工具(除永续债)募集资金合计约1300亿元,系上一年3倍;IPO、增发、配股和可转债募资规模占比分别为12.47%、31.49%、9.27%和46.77%。其中,配股在沉寂7年后“重出江湖”,可转债发行规模同比增长5倍。此外,永续债发行持续活跃,今年以来发行规模超5000亿元。

  银行资本压力直接影响信贷投放,扩充资本可有效提升银行信贷投放对实体经济支持。今年以来,监管亦在多个场合鼓励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展望2022年,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银行资本补充压力料仍将不小,系统重要性银行或将有更强烈的资本补充诉求,相关资本补充工具也有望在明年加快落地。

  从外部渠道来看,银行在核心一级资本方面主要通过IPO、可转债、定增、配股等方式补充。其他一级资本补充方面,银行主要有两个渠道,分别是发行优先股和永续债。

  回顾2021年银行资本补充,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认为呈现出了更加多元化的特点。具体表现为资本补充主体多元化,今年中小银行参与数量有所增加;另外,补充资本工具更加多元化,银行根据自身情况灵活选用配股、可转债、永续债、定增等方式。

  与此同时,资本补充工具不断“上新”。今年1月随着宁波通商银行成功发行首单转股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永续债),一种新型资本补充工具正式落地,银行资本补充的“工具箱”亦进一步扩容。

  “操作上,最大的亮点是配股。”对于2021年银行资本补充,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郭其伟对财联社记者表示。2020年末江苏银行实施配股,打破 7 年 A 股上市银行配股的空白。2021年以来,宁波银行、青岛银行、浙商银行陆续公布配股方案,合计拟发行规模不超 350 亿元。其中,宁波银行11月23日完成配股,配股成为上市银行快速补充资本的一种“新受宠”方式。

  业内人士分析,配股募集资金可直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但过往囿于该方式影响资本市场短期流动性,上市银行极少采用配股方式补充资本。随着注册制的推进,IPO 融资进程加快,上市银行配股对市场流动性的影响效应削弱,银行配股迎来“解禁”。

  除了配股,可转债发行规模在今年也明显增多。相较于2020年仅有 95 亿元的发行总额,截至发稿,今年已有上海银行、杭州银行、苏州银行和南京银行合计发行600亿元可转债,同比增长超5倍。此外,重庆银行、成都银行、兴业银行、常熟银行、齐鲁银行在年内公布可转债预案,合计拟发行规模不超850亿元。而根据最新公告,兴业银行可转债于12月27日认购。这也意味着2021年银行可转债发行规模将达到1100亿元。

  “可转债是使用较为普遍的资本补充工具,一般只要具备发行条件,上市银行都会申请发行。”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表示,一方面发行可转债便于直接融资,另一方面在条件成熟时,也可进行转股以补充银行资本。

  “部分银行再融资‘补血’需求强烈。”对于今年银行可转债发行规模大幅上升的情况,周茂华表示,这背后的原因较多,国内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市场竞争加剧,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国内监管环境变化,部分银行盈利增长放慢,不良处置压力大等,使得部分中小银行内源性利润留存难以满足部分银行资本金补充需求。

  2019年以来,永续债作为银行资本补充手段重要性不断提高,今年永续债发行持续活跃。数据显示,2019年和2020年A股上市银行分别发行4900亿元和5575亿元永续债,占当年资本补充工具募资的 32.22%、48.7%。星矿数据统计显示,截至发稿,今年以来A股银行发行永续债规模达5030亿元。

  一位银行内部人士表示,永续债兼具股性和债性,其没有明确到期时间、发行方可决定是否延期付息(延期不算违约)、发行方无强制赎回义务等,即有以债代股的作用。相较于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永续债有着发行主体不受是否上市限制、审批时间短、可设计减记条款等优势。

  展望2022年,郭其伟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银行资本的补充压力料仍将不小。一方面系统重要性银行资本框架发布,银行有更强烈的资本补充诉求,尤其是大行和股份行;此外总损失吸收能力框架也对大行提出更高的资本要求。

  对于上市中小行,天风证券最新研报对未来一段时间内银行核心一级资本缺口进行测算。预测得到,未来三年上市中小行面临着一定的资本缺口压力。即按照目前的资产结构及增速,部分中小行仅仅依靠内生性增长较难维持或者提升当前的资本充足率水平。

  天风证券在此前研报中曾分析指出,上市银行如要保持 2020 年末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变,2022-2023 年的资本缺口达2739 亿元和 5431亿元。上市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要求不低于 9%,测算不达标银行需提升至 9%面临的资本缺口,可得2022-2023 年的资本缺口达1856亿元和3005亿元。

  郭其伟对财联社记者表示,2022年其尤为关注非上市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尤其是对于农商行、城商行而言,在信用风险暴露的情况下,会不会有更多的资本缺口,是其关注的重点。

  不过,东亚前海证券分析师王刚指出,2021年以来疫情冲击下监管层强调让利实体经济,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不足,监管层多次出台政策鼓励商业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拓展多元化外源性资本补充渠道。2021年以来商业银行积极通过各种渠道进行资本补充“回血”。预期多渠道共同发力下商业银行资本压力有所缓解,长期来看零售转型以及开拓表外非息业务有助于降低商业银行对资本的依赖。